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魔人
魔人

魔人

自己究竟算是什么?修伊对此感到迷惘。父亲身为魔神,母亲则是人类。原本分处光闇两个极端的种族,彼此无法相容,有的只是施加暴力、掠夺、驱逐……甚至杀害对方。这两种原本没有任何交集的血脉,却在体内相容、共存。自己到底算是魔神?……或者算是人类?看着身旁灯座摇曳的火苗,修伊叹了口气。这是一间相当朴素的房间,因为是把仓库当成房间来用,空间除了宽敞之外,距离最上方的梁柱也是有一段距离。只在最上头,开了一扇窗户,所以即使是在大白天,修伊所在的最下层,通常也是昏暗一片。这样也好……毕竟,光明并非修伊想要追求的东西。他把看到一半的古文书,随便放在桌上,看懂这种纪录古代魔法语的书,并不费力,但还是需要喘一口气。看着挂在墙上的剑,剑鞘没有任何装饰,反射灯火,闪烁昏黄光芒。不自觉的,脑袋陷入沉思。……来到神那教,已经两年多了。……是否习惯这种日子了?……停留在这个地方,真的可以吗?……是否忘了当初的誓言?……不,只要能让自己杀人,怎样都好。……只有杀人,才能让自己继续记得那段誓言。咚、咚。静悄悄的空间,传来敲门声,打算修伊的思绪。门打开后,熟悉的香味飘过,进来一位穿着巫女服的少女。乌黑长发洒落腰际,细心洗涤过的红色裤裙,加上分趾鞋袜,把少女任何可能露出肌肤的空隙,都遮得密不透风。这件原本掩饰所有女性魅力的衣服,如今却是凹凸分明,完全展露出少女特有的曲线,令人想入非非。少女原本该有的耳朵两侧,都被长长的鬓发遮掩,取而代之的,是脑勺两端各有一只黑白色、长有细毛的耳朵。裤裙后面也开了一个洞,黑白色尾巴从后面钻出,说明少女的身分。只是,对如今的修伊而言,这并非是他想要关心的事情。「……主人。」「怎么了、千早?」「……您似乎很累的样子?」「不、啊啊……算是吧。」面对少女关心的眼神,修伊说出这句不算是回答的话后,视线落在桌子旁边的一大堆古文书。这些古文书,有些是父亲遗留下来的,有些则是神那教传承的资料跟经典。神那教的历史长达数百年,其中也有很多如今失传的祭文跟古代文献,看得懂的人屈指可数,只要有空,修伊就会研读这些书本。身为魔神之后,却被父亲严格禁止使用力量,甚至还加了封印,对於发誓对人类复仇的修伊来说,实在是一段相当难熬的时期。随着封印解除的日子渐渐逼近,让修伊对力量的渴望越发强烈,这些书本纪录的东西,总有一天能派上用场。「只是,又想起父母遭到杀害的回忆。」「……主人还是无法遗忘吗?」「与其要说无法遗忘,应该说这是我生存的意义,成为我身体的一部份了。」「……」「呐,千早,斋宫那里有任务过来了吗?」这是修伊每天都会询问的问题。对於每天躲在房间里,钻研古文书的这件事,李维没有感到不满,但他更想做的,是立刻拿起研磨锐利的剑,把那些活在光明之下的人类,通通杀得一个不剩。为了替父母报仇。「我想看到鲜血。回报那些用暴力侵犯女性、蛮横掠夺的人类。」「……在这里。」对於口出狂言的主人,千早稍微皱了皱眉头,但还是乖乖听话,从巫女服的饱满胸口里,拿出一个黑色信封。黑色,替光明带来黑闇的预告。对於躲在阴影之中,苟活下来的修伊来说,算是最适合他的颜色吧。「……主人、您真的……」「呐,千早,我一直在想。」修伊站起身来,手放在千早的肩膀上,打断她本来想说的话。──不,千早也很明白吧。这也是她一直以来的疑问。「为什么人类能这样坦然杀害其他种族?为什么人类总是贬低其他种族?因为种族不同,就只有遭到杀害的命运?」「……」千早没有回应,应该说她无法回应。毕竟,她也是因为流着四分之一兽人的混血血脉,父母被仇视混血的人类跟兽人杀害。她在最后一刻逃了出来,流浪、旁徨无助时,被途中路过的修伊带回神那教,请近卫家收养。由於拥有神乐才能,千早获得近卫家的推荐,进入斋宫,展开成为巫女的修行,但还是时常来找修伊。修伊心中的苦涩,她感同身受,一样深刻。快要满怀出来的愤怒,如果没有一个能够宣泄的出口,恐怕连理智都无法维持了吧。千早很清楚,修伊正是以愤怒为力量,走到今天这一步,如果真能轻易放下,仇恨也不就称为仇恨了。千早抬起头来,发现修伊紧紧盯着她──那是诉说疯狂的眼神。「……啊……」突然,胸前一阵快感窜过,让她不自觉哼了出声。修伊的手掌,毫不客气抓住巫女服,抓住她的乳房。由於斋宫交代过,千早必须完成每天的神乐练习,才能过来侍奉修伊,所以每当这个时候,胸部都是最为敏感的。甚至,千早可以感觉到,全身上下的力量,都渐渐聚集到胸部,开始产生变化。「……嗯……嗯啊……」修伊只是轻轻揉捏几下,就让千早身体起了反应,胸部一带的体温升高,感觉有某种东西,朝着乳房的最高点流去。巫女服的高耸两端,分别出现了湿润痕迹。修伊双手,整个陷入乳肉里面,手指头都被埋住了,看起来就彷佛手掌被乳房吞进去。每次揉捏,巫女服的布料摩擦到乳头、乳肉,就会有一阵强烈刺激,急速冲击脑袋,让千早感到有些晕眩了。「……主人,今晚请让我跟着……呀啊!」「千早!」修伊心中熊熊燃烧的黑色火炎。长期勉强压抑下来的想法,快要失控了。修伊直接拉开千早的巫女服,露出白花花的乳肉。饱满到整个弹出来的乳肉,抵抗重力,没有一丝下垂的迹象,跟头上的乳牛耳朵、以及裤裙后方的乳牛尾巴一样,都是千早独有的特徵。昏暗灯光照耀,乳房前端的樱色山颠,显得诱人柔嫩,等着主人细心品尝。一滴滴飘着浓郁香气的母乳,从乳头中间的凹陷处流出来,受到神乐主揉乳的刺激,胸部自然而然分泌出母乳。「……主、主人……请您尽管吸……啊啊啊!」面对修伊突如其来的举动,千早没有躲避。不如说,她正是做好这种觉悟才来的。所以,她虽然红着一张脸,却还是挺起身体,双手捧着乳房送到修伊嘴边。修伊不知道吸过多少次的乳房,此时发出些许光芒,那是神乐主跟巫女结下羁绊的证据。千早的乳房,光是塞在巫女服里面就够吸引人了,现在整个露出来,份量有如两个大西瓜挂在胸前,跟巫女服布料之间的落差,以及母乳白线划过乳房滴下去的痕迹,超有立体感。原本相当朴素昏暗的房间,突然充满汗水跟母乳混合的味道,燻到脑里,让修伊稍微恢复了理智。「千早,这次任务的地点是哪里?」「……」修伊放开乳头,嘴角还留着刚刚吸出来的母乳。双手继续揉捏乳房,十根手指完全埋进乳肉,视线连手掌都看不到了。经过刚刚的一阵吸吮,被修伊分别用食指跟中指夹住的两端乳头,源源不断流出母乳,一颗颗乳珠随着乳房的曲线滴落,地板出现一摊香甜水渍。只是,修伊的声音异常冷静,或许是从千早的反应,察觉到一些事情了吧。也因为这个缘故,千早忍耐着胸前传来的强烈酥麻感,却始终犹豫到底该不该开口。「……千早。」修伊再次加强语气。食指跟中指也用力夹住乳头,原本只是一滴滴流出来的母乳,现在化成两道水箭,咻咻喷洒出来。幸好千早身体是面对修伊,不然灯火应该会被母乳浇熄吧,但这种姿势,母乳也就直接洒在修伊脸上。还有一些母乳撒在地板上,这些母乳似乎长了眼睛,撒落的方向很有规律,隐隐形成一些奇怪的文字,甚至还发出些微光芒。然而,充满整个房间的母乳薰香,对修伊而言似乎不值一提,他只是直直盯着千早双眼,彷佛想要看穿乳牛巫女心里隐瞒的事情。千早知道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,对修伊而言是个禁忌,既然如此,斋宫为何又要选择这个地方?有什么理由吗?不过,胸前传来的强烈快感,不容许她再有任何思考,随着母乳一次次喷出,让她原本只是微张的嘴唇,张得越来越大。最后,千早仰起喉咙,终於吐出这几个字。「……是……梅因费鲁王国。」「梅因费鲁!」「……呀啊……呀啊啊啊啊!」修伊几乎是咬牙切齿再喊了一次,嘴唇也刮到乳头。电流般的刺激,从乳房火速回传到千早的大脑。千早是演奏过神乐才来的,此时身体是异常敏感,加上又是乳牛兽人的混血,高耸山峰不只变大了一些,甚至还源源不断流出母乳,在乳肉上画出几条可口白线。尽管修伊再怎么用力揉捏,这对乳房就是有办法将手指推回去,一阵阵乳浪强烈反抗,把十根手指完全吞进去了。胸前的樱花色突起,变得又硬又尖,强烈快感从这点扩散到整个乳房,每次被牙齿咬到,乳头就会咻咻喷出母乳,千早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强烈了。尽管千早平常不怎么说话,甚至还被人以为她是不是哑巴,但是在主人面前,她就没有这么多约束,背部往后挺,将胸部送给主人品尝。神乐在身体造成的效果,就是让乳房变得更加沉重,如果修伊没将母乳通通挤出来的话,恐怕千早明天胸部将会涨到不行,难受一整天吧。「……啊……嗯嗯……哈啊……哈啊……呜嗯、嗯、呜呜……啊、啊啊……呀啊啊嗯!」演奏神乐,神灵赐予的能量,确实会在胸部造成快感,但是,现在被修伊揉捏乳房、吸吮母乳,快感强度更是远远超越,说是百倍也不为过了。况且,千早是乳牛兽人的混血,快感在胸部是最强强烈的,让千早露出沉醉其中的表情,母乳每喷出一次,身体就抽搐一次,肌肤也从雪白,过渡到冒出血色的嫣红。直达腰际的黑发不断晃动,任由接连而来的刺激席卷身体,千早用明显发情的眼珠,低头看着修伊。──自己的主人,捧起早已超过三位数字许多的乳房,让两颗乳头左右靠拢,一次含住两颗乳头,大口吸吮到发出声音。咻!咻噜噜……咻、咻!咻、咻、咻~~!「……呀、啊、嗯啊啊……嗯嗯……嗯、啊……咕嗯……嗯嗯嗯!」斋宫那些认识千早的巫女们,恐怕很难想像,平常总是面无表情的千早,会喊出这么淫荡的声音吧。甜美快感扩散到整个胸部,然后快速往下冲击私处,接着又往上回流刺激脑髓,周而复始,让千早嘴角也流出口水,来不及吞咽了。肿胀有如樱花花苞的乳头,接连响起喷射声,神乐结束后的仪式来到最后关头,母乳也是喷得越来越多,让千早感觉到,自己的下半身也分泌出某种液体了。此时,一股全新力量,开始在千早的身体内部涌现,乳房也跟着发出微微光芒,这代表什么讯号,千早自然一清二楚。「……主人……立誓……」「啧!」千早看得很清楚,原本弥漫在修伊红色眼珠的疯狂已经消失,她才畏畏缩缩说出自己该做的事。立誓,重新确认神乐主与神乐巫女之间的羁绊。很不甘愿,但修伊还是放开千早的乳头。这并非是享受到一半被打断的不悦,而是自己跟千早之间,羁绊越来越深,再也割舍不掉了。千早是个乳牛兽人,正确来说,是乳牛兽族与恶魔族的混血,这也导致千早跟修伊一样,自小就饱受歧视。千早的恶魔族父亲,很早就被狩猎魔族的人类杀死,千早的母亲,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将千早托付给修伊,交代了一句话。『──请给她一个容身之地。』为此,修伊请神那教的名门?近卫家收养千早。千早崭露母亲遗传给她的神乐天分,很快就获得近卫家的推荐,进入斋宫,是受到相当期待的神乐巫女,据说还是大御巫的有力候补人选了。然而,这些对千早来说,似乎都不值一提。无论修伊再怎么有意无意拉开距离,千早就是有办法跟上来。无可奈何之下,修伊只好念出句子。「吾以修伊?爱尔萨德之名,与近卫千早缔结主从盟约。高歌吧!演奏吧!
--
  此为吾与汝之印记,烙印於汝之灵魂。」念完之后,修伊再次吸吮乳头。听到这句话,千早终於露出笑容。刚才被修伊吸吮胸部时,脸上虽然满是快感造成的发情,但始终有某种拘束存在,此刻,千早才算是真正展现笑容。「……我……我以、近卫千早之名……立下誓约……献乳为盟……奉汝为主……嗯、嗯嗯!啊啊啊啊!」咻噜!咻、咻呜、咻噜噜噜噜噜~~~~!!千早才刚念完誓词,身体瞬间震了几下,原本流势渐渐减缓的母乳,瞬间有如喷泉那般涌出,无论修伊再怎么努力喝都喝不完,母乳让修伊脸颊整个鼓起来,满出嘴角流到下巴,连揉捏乳肉的双手,都往下滴着母乳水滴。同时,千早乳房发出的微微光芒,也跟着放大了好几十倍。光芒从乳房延伸到手腕、身体、双脚、脸蛋,最后再流回乳房,像是集中之后再整个释放,让整个房间瞬间变得明亮无比。吸乳吸到巫女会发光,这种事也只有神那教的巫女才能办到吧。过了一段时间,光芒慢慢黯淡下来,房间里面依旧是神乐主头埋进胸部,跟巫女身体紧贴的身影。千早似乎达到高潮了吧?用胸部贴着主人后,下巴靠在修伊的脑袋上,大口喘气。胸部不再有母乳流出,所以修伊也放开乳头了。不过,贴在脸上的乳肉依然沉重,满满的都是弹性,乳头也是红得充血,而且飘出浓浓的母乳香气。刚刚分泌出来的大量乳汁,依然在乳房上一滴一滴流着,滚过圆润曲线后,滴到地上,除了在乳房上弄出好几条白线,连地板都有乳白小河了。修伊看着千早展现出来的表情。那不是平常在斋宫训练,让巫女们觉得冷冰冰的表情,而是只会出现在修伊面前,将乳房献给主人的幸福表情。明显千早就是处於侍奉状态,想要更进一步的行为,就算推倒她,想必也不会有任何抗拒吧。然而,对於乳牛巫女散发出来的母乳气息,修伊却是咬咬牙,放开衣衫不整的千早。拿起墙上的剑后,就头也不回的走向门口。用接下来的这句话,粉碎千早心中的微小期望。「梅因费鲁王国……是这次的任务对象,对吧?」「……是、是的……」「竟然要去帮助我的仇敌、梅因费鲁王国,真是讽刺啊,哈哈、哈哈哈哈哈!」「……主人……」「千早,还在做什么?快点把衣服穿好,我只想快点把这个该死的任务结束。」「……是的。」啧,修伊发出这个不太好听的声音,扔下千早,走出房间。下意识,抬头看着数千万星辰跟随的黑夜。跟千早不同,自己这种半魔人的身分,走到哪里都不会有人认同的。即使在闇夜之眷属当中,自己也从来都是遭受蔑视的对象。卑微的人类血脉,污辱了魔神。只是存在就被人类敌视,可怕的魔神血脉。被斋宫眷养起来,家畜般的人生。复仇的意念,始终看不到出口的一天。……可是,这里是唯一愿意接受自己的地方了。修伊紧握手中的剑,听着巫女从背后追上来的脚步声。一阵母乳的薰香飘过,暴躁的魔性已经压抑下来,但仇恨不会这么轻易消失,反而是一次次刺痛自己。魔人病,人类与魔神混血的病症。自从魔人病发作之后,周围就再也没有过认同,被赶出原本居住的地方。自己是靠着小时候父亲利用魔法仪式,让肉体转换为魔神,让自己身体不再属於人类,才得以生存下来。然而,随着时间流逝,魔神与人类血脉的平衡渐渐失控,两种截然不同的血脉,在自己体内激烈冲突。父亲已经被人类勇者杀死,不可能再举办一次仪式,只能依靠千早的母乳,让自己获得暂时的安宁。这也提醒着,自己依旧是半魔人的身分。不是人类,不是魔神。自己有着跟人类不同的尖长耳朵,却没有魔族的锐利尖牙跟爪子。修伊在身边巫女的陪伴下,凝视夜空喃喃自语。「我……究竟想要追求什么?」圣火熊熊燃烧。四方型的高台,周围挂着纸穗,守护终年不灭的业火。圣火散发能量,彷佛灌注於那位跳出舞蹈的少女。「春霞层涌出 十里弥漫满山间 远观山樱花 可是已然移落乎 今望花色异於昔」之所以给人这种印象,在於少女的每一个动作,几乎都浑然天成,轻松自在,让人以为原本只能仰望的圣火,都连带在她的掌握之中了。乒!一阵轰然巨响。「呀啊啊啊啊!」「咕……好、好强……」「可恶……」被打出祭坛的几名青年、女生,只能用敬畏目光,看着那位轻踏舞步的少女。小太刀与神乐铃。武器与乐器,配合得天衣无缝,少女每次踏出一步,就带来一阵悦耳铃声。祭坛上还有几组对手,少女却只有孤身一人,明显是居於劣势,这种情况下,光是防御就很勉强了,更何况是展开进攻呢?神乐舞原本就要掌控好节奏,必须小心翼翼演奏,才能让音乐跟舞步互相结合,一旦出现战斗,编排好的节奏可能就变得紊乱,失去重心,甚至可能顾此失彼,一个不小心就受伤了。就是为了避免这样的状况,神乐舞通常都是采取数人为一组,后卫负责神乐舞与支援,前卫则是专心防守敌人,避免神乐舞遭到打断。             然而──「徒然令人忧 长雨纷降不止息 泪河水益增 唯令青杉沾袖湿 未得逢由无所晤」祭坛上的少女,对於眼前的劣势毫无畏惧,转动身体在人群中穿梭,举高神乐铃,瞬间就改变了演奏的节奏。即使遭到十几个人围攻,也无法破坏少女的流畅节奏,舞步浑然天成,在对手与对手之间的空隙穿梭进出,铃声却彷佛像是平常的演奏练习那样,没有一丝错误。轻盈、优雅、转身、抬手……铿!乒!当所有人重新看清楚少女时,台上的对手通通都被打飞,火光旁边,浮现出一抹比火光更加耀眼的身影。「呼……」结束一曲,少女轻轻放下小太刀与神乐铃。穿着爱津学园制服的少女,乌黑头发长度及腰,红色缎带在后脑勺打了个大大的结,垂落下来。制服以蓝白两色为基础,设计很简单,只在领巾、袖口、裙摆部分有少许黑色蕾丝,胸口则是打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,以颜色区分出年级。爱津学园是一所培养神乐巫女的学园,教导学生如何将音乐献给众神,制服设计本来就不可能太过华丽。不过,正是基於这种理念,更能将处在这个年龄的十几岁女孩子,本身的清纯气质烘托出来。不会太过朴素,也没有过度加工,不会让穿的人太过眩目,反而引起他人反感。这种让女孩子变得出色,又有欣赏价值的制服,相当受到好评。毕竟,无论是光闇哪边阵营,神灵最喜欢的祭品,就是纯洁无瑕的少女──爱津学园的制服,让女孩子显得更加清新,似乎很对众神的胃口。            话虽如此──「……」少女注意到台下所有人的视线,显得有些不悦,皱了皱眉头。这是很正常的。每次演奏过神乐后,少女必然会成为大家视线的焦点。蓝白色的制服,显现出少女本身穠纤合度的曲线,从背部、腰部、臀部,延伸到大腿、小腿的曲线,营造出一种让人有些喘不过气的美感。不,若说让大家真正喘不过气的原因,是少女胸前的物体吧。那是让『巨大』二字都失去意义的巨乳。少女由於长期学习神乐的缘故,身体可以说是相当纤细,却只有胸部一带,彷佛起了造山运动,隆起两座让人只能仰望的高山。这种体积的东西,为什么会挂在胸前呢?不只那些看到呆掉的年轻阴阳师,就连那些女同学,想必都抱持同样疑问吧?由於胸部实在太大,乳房把制服撑开好大一部份,若是从少女身体侧面看过去,一眼就能立刻明白,下腹部布料整个是悬空的。即使台下周围有数百名的爱津学园学生,这名少女的存在感依旧远远超越她们,这种神圣与沉重并存的压力,只会令她们望而生畏吧。「好香……」「好怀念的香味……」「月夜野学姐演奏过后,都会有这股气味呢。」「真想多吸几口……」女同学们细声议论,置身於空气中不知何时出现的一股香气。几十个青年阴阳师,更是放肆大口吸气,露出明显的下流表情,有些人还贪婪盯住少女的胸部,口水都快流出来了。少女看见大家的反应,脸色显得更加冰冷。她不想去关心说话的人是谁。然而,演奏完毕的身体反应,并非是她所能控制的。这种香气──属於母乳的香气。毕竟,演奏神乐原本就是一种跟神灵交流的实际行为,因此随着战斗的激烈程度、时间长短,母乳分泌都会各有不同。更何况少女刚刚瞬间切换两种不同的演奏,对胸部的负担也自然来得更大,少女的不悦表情,除了针对周围的人群之外,还有来自於胸前的饱涨感觉吧。若是有眼力优秀的人,或许能够发现,少女的胸部比起演奏之前,似乎更加丰满了一些,制服的胸前部分也显得更加紧绷了。少女之所以放下武器跟乐器,也是基於这个原因。现在只要动作稍微大一点,制服钮扣肯定会弹飞出去的。台上飘出甜甜乳香,明显说明少女目前的身体状态。可以的话,她很想扭头就走,但今天是一个月只有几次的示范演奏,让她只能留在台上,成为所有人品头论足的对象。             此时──「表现得很不错喔,月夜野巴同学,一年级就有这种实力,不愧是名门中的名门?月夜野家。」一个清脆声音,打破这有点诡异的气氛。一位穿着巫女服的成熟女性,从人群中站了出来,给了少女一个笑容。「谢谢您的称赞,久我山老师。」听到巫女的赞美,少女表情没有变化,彷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。巫女笑着摇头,巴的反应本来就在她的预料之中,所以这种有如给了软钉子的回话,她也不会特别放在心上。所以,她很快将这次示范演奏的目的说出来──即使她已经知道答案。「那么……你有找到自己想要缔结誓约的神乐主吗?」「没有。我不想听命於任何人,至少不是那些人。」「真是困扰呢,巴。阴阳寮很多人递出申请,想让你当他们的神乐奏组啊。」「爱津学园没有拒绝的权利,但不代表学生没有选择的自由吧?很抱歉,目前的我并不打算点头,尤其是这些人,明显就是带有其他企图。」「是呢……与其说是看上『月夜野』的家名,不如说……」巫女无奈摇头,巴虽然没有直说,但意思已经明显传达出来了。巴眼中的冷漠依旧,对於那些死盯着自己身体、视线明显盯着胸部的青年阴阳师们,更是连看都不看一眼。周围的女学生们发出嘈杂声音,用着羡慕、敬畏的眼光,看着台上的少女。只要是爱津学园的学生,对於巫女跟少女之间的对话,想必都会瞠目结舌吧。毕竟,缔结誓约这种行为,绝对不是一位才入学几个月的学生,能够拥有的资格。这句话代表的意义,等於承认少女的实力,足以跟三、四年级的学姐们并肩了。仔细想想,这也是很正常的,从巴的胸部份量来看,也是远远超越大部分的学姐……胸部尺寸=神乐能力,这是神乐数百年来不变的定论。「站在指导者的立场,我也不希望局限你的发展性,但是,爱津学园也有自己的难处,阴阳寮的要求,没办法一直拒绝下去,希望你能明白。」巫女单手摸着脸颊,语气温和说道。那张美丽的脸庞,似乎是回想起连日来承受的压力,眉头有些皱起,表现心中的感慨。她也很清楚,若是演奏神乐的少女,没有跟神乐主心有联系的话,绝对无法奏出足以满足神灵的神乐。校方认为,唯有学生找到跟自己感性相配合的神乐主,才能最大程度发挥神乐的力量,因此,学校一般来说,是不会干涉学生如何决定自己的神乐主。之所以让巴举办这次示范演奏,就是想要用实际表现,目前没有任何人能够担任巴的神乐主,以此堵住阴阳寮的嘴。不过,说归说……「学校希望你到这个地方去看看,或许就会改变想法了。」巫女以不让在场众人看清楚的角度,把手里的纸条交给巴。巴看了一眼,露出疑惑表情。「这是……?」「斋宫的指示,要你前往这个地方。」「斋宫……?」巴无法立刻理解巫女想要表达的意思,歪着头思索。「是要我参战吗?」「不……你到了那里,只要看着就好,不准插手。」「这又是为什么……?」此时,巫女脸上突然泛起灿烂笑容。「这是平那都夜殿下的直接指示喔,等你到了那里,就会明白的。」「平殿下……我知道了。」听见平那都夜这个名字,巴稍微皱着眉,但还是点点头。现在,自己是爱津学园的学生,没有理由拒绝斋宫最高层的指示。「距离有点远,允许你今天早退,早点出发吧……回来之后,将你遇上的事情,一五一十告诉我。」「是。」巴虽然有着疑问,但还是点点头,将武器跟乐器收好。
--
  【完】